能换真钱的棋牌游戏|真钱扎金花shisoo|

日企犀利商标战

新闻来源: 发?#38469;?#38388;:2016-06-06 15:56:19 编辑:武汉商标注册中心 浏览:

激?#19994;?#36718;胎行业国际市场竞争,正投影在TOYO与TOYOMOTO 的近似商标争议中。这场以中国为战场的争夺,势必蔓延更广,且难以止息。

TOYOMOTO方面向《中国经营报》记者透露,除中国外,目前TOYO已在沙特起诉了当地的商务部,认为后者不该给TOYOMOTO的商标在当地进行注册,同?#20445;?#22312;日本,亦将迎来诉讼。

北京市高院原法官、金杜律师事务所石必胜律师告诉记者,“在标志比较近似的情况下,打官司就是打仗,每个细节都可能导致不同结论。”由此,对于这两家在国际市场上都进行深耕的轮胎企业来说,这场商标争议远非简单的“山寨”与“正品”的PK之战,反倒更像一场以“商标”为工具的商业博弈。

这种博弈,对于正不断走出去的中国企业而言,深具借鉴意义。而对相应法规的再探讨,亦恰逢其时。

激烈竞争背景下的精准出击

轮胎产业的激烈竞争背景,或许更有助于我们理解商标之争。

2016年1月29日,美国钢铁工人联合会(USW)向美国商务部和美国国际贸易委?#34987;?ITC)提出申请,要求对来自中国的卡?#23548;?#20844;共汽?#24503;?#32974;产品启动反倾销和反补贴调查,这是美国继去年对我国出口小轿?#24503;?#32974;提起反倾销反补贴调查之后的又一次“双反调查”。

与此同?#20445;?#35760;者从中国橡胶工业协会获悉,印度商工部于5月3日发布公告,对原产于中国的新充气式子午线轮胎发起反倾销调查。

目前,我国已经有赛轮金宇集团、玲珑集团、中策橡胶集团、森麒麟公司和山东奥戈瑞公司等5家企业在东南亚国家建厂。规模化生产后,年产能合计达4500万条左右。

“我国轮胎出口量减少了,美国等国家短时间可能不会对中国‘双反’,但若我国轮胎企业在海外工厂的出口仍走国内企业的?#19979;罰?#21017;有可能欧美国家会对泰国等东南亚国家‘双反’。所以协会在呼吁国家对走出去企业予以政策、财税支持的同?#20445;?#36824;要提醒企业慎重投资,提升品牌价值。” 中国橡胶工业协会?#34987;?#38271;兼秘书长徐文英说。

不过,对于中国轮胎企业来说,市场竞争的残酷在于,?#22270;?#30340;时候可能面临反倾销的威胁,而在走品牌?#22270;际?#36335;径的同?#20445;?#23545;手仍然会从商标争议或专利侵权的角度寻找打击机会。

2013年8月中旬,包括香港三A轮胎、双星东风轮胎、华南橡胶轮胎、山东永泰化工集团、山东玲珑轮胎以及潍坊顺福昌橡塑有限公司在内的6家中国轮胎企业在美国受到337调查指控,一同受到指控的还有来自泰国和美国的一些轮胎企业。

提起本次337调查指控的正是日本东洋轮胎美国公司,该公司在在向美国国际贸易委?#34987;?#25552;出申请的诉讼书中称,上述轮胎产品侵犯?#20284;?#32974;面及胎侧设计专利。东洋轮胎提请ITC针对违规企业禁止侵犯其专利的轮胎进入美国市场,并禁止销售已经进入美国市场的违规轮胎产品。

而熟悉美国337调查的业内人士?#35760;?#26970;,337调查需要被诉讼企业单独应诉,如果不应诉,指控一旦成立,几乎行业的所有企业都将面临市场禁入的后果,这是对于一国整个行业的打击,而此时中国出口美国的轮胎产值高达近30亿美元。

著名的森麒麟诉讼索赔案就是由此而来,当时受到指控的22家轮胎生产厂家和经销商为了终止对其的调查,多数被告最终选择跟东洋轮胎达成和解协议。

无善恶的必然之争

根据当时的公开报道,“东洋轮胎在其准备的和解协议中,迫使各签字被告答应不得生产、购买或销售在该337调查案中没有被列为被告的一些产品,其中包括森麒麟轮胎(美洲)公司销售的路航品牌CLV6超高?#38405;?#36718;胎。”

森麒麟轮胎(美洲)公司则认为这是东洋轮胎滥用其注册专利?#26696;?#31532;三方的和解协议排斥竞争对手,以反垄断理由将东洋轮胎告至法院,成为了中国企业反守为攻主动出击的首个案例。

如果说提起337调查指控是从专利角度切入的话,那么,2013年11月18日,东洋轮胎橡?#27721;?#32654;国公司起诉东京富山轮胎公司?#25512;?#20998;公司商标侵权案件则是从商标的角度切入。

北京大学知识产权学院院长张平曾这样告诉记者,“知识产权竞争无善恶,专利也好,商标也好,它们?#38469;?#20225;业竞争的工具。”所以,对于东洋橡胶来说,它只是善用这些工具,而对于准备走品牌路线、参与全球竞争的中国企业来说,了解并学会使用这些工具也显得极为必要。

?#37096;?#26412;案,对于企业如何保护自己的商标不陷于不必要的争议,永新专利商标代理有限公司的赵瑞春就告诉《中国经营报》记者,“首先,企业在命名商标?#20445;?#19981;要模仿别人,要创造自己的品牌,如果模仿知名商标,就会?#24515;?#20223;的痕迹,虽然可能会借着别人的商誉迅速做起来,但一旦发生争议,损失也会很大。其次,企业在申请商标前要检索一下,看是否存在相同或近似的商标,尽量避开,避免被别人诉争你构成侵权。”

不过,赵瑞春律师也表示,“伴随创业企业越来越多,好听的商标商号大?#38469;?#20004;个字的,资源有限,这样情况下企业要想取好听的商标或商号,很容易重名,所以企业可以尽量选择3个字或4个字的商标,但一定要避免近似情况的发生,因为一旦因为商标近似引发争议或产生冲突,往往很难?#30331;?#21040;底是谁沾了谁的光。”

赵瑞春律师告诉记者,“在当前?#38382;?#19979;,使用相同商标的情况越来越少(因为马上就会被判定侵权),但是近似的商标或标识却越来越多,侵权行为越来越隐?#20301;透?#26434;化,虽然不?#20405;?#25509;拷贝,但很容易让别人误以为是有名企业的商标,这种模仿行为不仅仅发生在标识本身,在包装上也会有意模仿,目的是让消费者认为是有名商品来购买。”所以,品牌企业这时要多加留意。

而据赵瑞春透露,“在TOYO案中,对TOYOMOTO商标申请无效并非有意在5年异议期将近结束提起,而是TOYO对侵权行为不时关注的结果。”

立法是否面临调整?

对于TOYO与TOYOMOTO的商标争议案,日宏橡胶的张先生一直耿耿于?#24120;?#22312;他看来,这种情况在日本不可能发生。

他告诉记者,“在日本商标顺利注册的情况下,自商标申请之日起6~8个月左右下发注册证,公告期两个月结束后,若无人异议,商标最终获得注册。但在中国,核准之前就已经有一个公告程序,而核准之后还设计了5年的异议期,这对国内企业的商标保护非常不利,因为对手很可能在5年之内找个事由就提起诉讼。”

不过,对于这个问题,无论是国家商评委的官?#20445;?#36824;是记者采访的律师,他们都持有不同的意见。杨旭日律师告诉记者,“中日商标法差别不大,这个案子主要是对日本词源的理解,不是法律问题,而是事实问题。”

在杨旭日看来,“商标的审查遵循两套程序,一是相似性审查,这主要是看商标对照表,如果在一个小类里就认为相似。认定相似之后再看是否近似,这也有一套标准,有一堆特例来支持。比如本案,认为有四个字母相同,后边不管是什么,都认为是相似。”

“审查指南很机械,审查?#34987;?#26412;按照这个原则操作。但?#23548;?#24773;况很复杂,本案?#23548;?#19978;就是这样一个情况,Toyo是东洋的读音,Toyomoto是毛利丰田读音,本来是风马牛不相及的?#20132;?#20107;,不懂日文的审查员就按照审查规则机械地处理了,造成了冤假错案。”那么,伴随中国企业的不断国际化,商标审查指南是否真的如杨旭日律师所说面临调整呢?事实上,张平教授就曾经指出,“各国知识产权的立法,都会顺应本国经济发展的状况,在经济发展的不同阶段进行调整,以最大限度地保护本国企业,比如美国曾经在不同时期放松或?#25112;?#36807;知识产权的立法,?#28304;?#26469;配合本国企业的发展。”

或者,在中国企业普遍走出去,需要不断提升品牌价值,并建构商标信用的时候,立法是否?#27531;?#35201;做出相应的调整呢?毕竟一个企业的商标在核准5年之内,企业在商标和品牌上的投入往往价值不菲。

?#28304;耍?#26469;自国家商评委的专家告诉记者,“中国、日本、美国?#38469;荰RIPS协议的参与者,在商标的立法方面差别并不大,商标在注册5年之后,其他权利人可以对该商标申请无效,该条款是为了保护商标权利人的利益,保护市场稳定?#36828;?#36827;行的设计。因为如果注册商标不能被无效掉的话,那么商标权利人的权利往往就不稳定,这是立法的初衷。”

在专家看来,5年之后,注册商标的危险期就已经过去,一般情况下很难被申请无效掉,除非是恶意注册驰名商标的行为。

能换真钱的棋牌游戏